导航菜单

首页 >  文章 >  香飘飘现上市后单季报最大亏损 一月“出走”四高管最长任职21年

香飘飘现上市后单季报最大亏损 一月“出走”四高管最长任职21年

图片说明:香飘飘现上市后单季报最大亏损 一月“出走”四高管最长任职21年,。

来源:华夏时报华夏时报(chinatimes.net.cn)记者徐超 杭州报道“奶茶第一股”香飘飘(603711.SH)4月25日同日披露的2019年年报和2020年一季报可谓“冰火两重天”。在2019年半年报扣非净利不到3万而备受质疑后,香飘飘用年报“回击”,实现销售收入39.78亿,同比增长22.36%;净利润3.47亿,同比增长10.39%。但2020年一季报成为香飘飘2017年11月上市以来单季度最大亏损,营收4.3亿,同比下降48.61%;扣非净利亏损近8900万。同样在一季度,香飘飘还发生了一件“大事”,一个月内连续4名董监高“因个人原因”辞职。不过,香飘飘证券事务部人士向《华夏时报》记者否认了高管连续辞职和业绩有关。“今年一季报的业绩是疫情之下的下滑,还属正常,但从疫情分析今年香飘飘的整个业绩肯定不行。至于高管连续离职,反映出内部的分歧,对香飘飘未来的战略增加更多不确定。”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在接受《华夏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。疫情致一季度遭遇“滑铁卢”对于2020年一季度的业绩大幅下滑,香飘飘归结于三点——“春节时间节点提前及季节性因素影响”、“突发新冠疫情导致春节后续生产出货未达预期”、“学校开学时间一再延期导致即饮产品渠道铺货及动销较少”。“2020年春节时间为1月22日(2019年春节时间为2月5日),实际公司今年1月份生产及发货时间只有一周左右,较去年同期大幅缩短,导致今年1月份销售出货同比减少较多,同时,公司营销费用(地面推广、宣传费用)处于高投入期,由于一季度公司自身出货较少但渠道费用投放相对较多,导致一季度净利润出现亏损。”香飘飘在公告中解释。根据香飘飘2019年年报可见,香飘飘销售费用为9.67亿元。今年一季报披露,新冠疫情发生后,公司及时决策将礼品装产品拆解成单杯销售,满足了消费者在疫情期间的需求,终端动销非常火爆,诸多门店卖断货。香飘飘原计划在春节后的2月份及3月份及时开工生产补足渠道需求,但由于疫情原因,工厂复工时间一再延迟,对一季度的出货量造成较大的影响。同时,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,各类大中学校的开学时间一再延迟,给果汁茶等即饮产品的销售出库造成了较大的影响。一季报称,自3月下旬开始,香飘飘即饮产品的生产及销售出货量已逐步恢复至正常水平。香飘飘证券事务部人士表示,销售亏损和门店卖断货并不矛盾,至于2020年上半年的业绩预期,公司已经做了预测。由于一季度经营亏损额度较大,香飘飘预计2020年1-6月累计仍有一定额度的亏损。朱丹蓬认为,等疫情控制下来后,香飘飘也进入淡季,“2Q跟3Q一定是淡季。”朱丹蓬向本报记者表示,在前三季度业绩不理想的情况下,香飘飘可能会把整个业绩都压到4季度,企业的整个经营管理压力会非常大,朱丹蓬认为香飘飘今年的业绩肯定回不到2019年。多年老臣突然离职值得一提的是,自2020年3月以来,香飘飘一个月已经有四位董监高接连请辞,其中包括董秘勾振海、副总经理蔡建峰两员“老将”,还有第三届监事会职工代表监事冯永叶,第三届监事会股东代表监事俞琦密。根据公告,四人辞职的原因都是“因个人原因”。香飘飘2019年年报披露,俞琦密在香飘飘工作长达14年,2006年3月至2008年3月任香飘飘大区经理,2008年4月起先后任香飘飘销售中心大区销售副总监、总监,2013年2月至2013年6月任香飘飘监事。2013年6月至今任香飘飘监事、2018年3月任香飘飘市场中心副总经理。原董秘兼副总勾振海是香飘飘的一位“老将”,2012年7月至2013年1月任香飘飘副总经理兼财务负责人,2013年2月至2018年4月任香飘飘董事、副总经理、财务负责人,2018年4月至2020年3月任香飘飘副总经理、董秘,2018年4月至今任香飘飘董事。勾振海自2019年9月起,分多次减持香飘飘股票超过42万股,累计套现超过1200万元。截至2019年末,仍持有73.5万股。另一名“因个人原因”申请辞去香飘飘董事及副总经理职务的蔡建峰,早在1999年香飘飘的前身老顽童食品时就已经“跟着”创始人蒋建琪了。2005年8月至2013年1月任香飘飘有限副经理,2013年2月至2013年6月任香飘飘有限董事、副总经理。2013年6月至202年4月任香飘飘董事、副总经理。2019年末,蔡建峰仍然持有香飘飘823万股,为第六大股东。对于投资者提问“近期多位高管离职的情况”,香飘飘4月16日在上证e互动平台表示:“近期公司董监高的离职均因个人原因,上述申请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及其他运作没有造成影响,公司目前各项生产活动均处于正常状态。”《华夏时报》记者就此询问高管离职是否和业绩有关,香飘飘证券事务部人士表示,公告已披露,是“个人原因”,其他不知。朱丹蓬认为,香飘飘的高管频繁离职,是企业内部沟通协调出现了问题,跟业绩关系不大。“从深层次来说,可能蒋建琪和他的元老、高管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,这些人对香飘飘丧失信心,当整个信心不足分歧又在加大的情况下,只有离职。随着这些元老高管的离开,香飘飘未来的战略会多更多不确定。”朱丹蓬说。责任编辑:徐芸茜 主编:秦岭

 >  本文声明:

本文内容不代表成人诱惑网站_幼儿性交视频网站_激情AV片网站免费--蜜桃圈APP视频立场,本站仅作整理、存档及学习之用,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。

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、学习、交流、转载,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。

文章名称:香飘飘现上市后单季报最大亏损 一月“出走”四高管最长任职21年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auspsych.com/article/18.html
有关热门【香飘飘现上市后单季报最大亏损 一月“出走”四高管最长任职21年】的标签